丝瓜av在线app下载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唐残最新章节!

“先取山西十二州,别分子将打衙头。

回看秦塞低如马,渐见黄河直北流。

天威卷地过黄河,万里胡人尽汉歌。

莫堪横山倒流水,从教西去作恩波。”

宋朝沈括:《凯歌先取山西十二州》

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

庭院深深,竹树婆娑,就像是女孩儿反覆翻转的心情与愁绪,又仿如在冬末初春的相交之际所变幻不定的天色和物候,漫天的阴郁包裹着那一丝丝的明媚。

只是当周淮安穿过一重重廊道和花门,屏退了所有遇到的侍女和女卫之后,才缓步来到了一处满是残荷的池泊边上一处水榭当中。只是他轻轻拨开摇曳的帷幕那一刻却有些意外。

料想之中,本道是该泪流不止而扑在自己怀里哭泣的曹红药,正在凝神静气而神色如常的教两只小白毛绘画实景;而在一副画纸之上的《荷塘残叶图》已经画好线描,而填色了小部分了。

周淮安不由松了一口气来,却又生出某种隐隐怅然若失的心绪来;然后就这么突然平心静气下来,看着她耐着性子领着两个正处好动年纪的小家伙,手把手一点点的将图画填色完毕。

一身紫地白花襦裙,挽着个家居味十足嬛发的红药儿,情灌注认真起来的眼眸,仿佛枝头闪着晶莹光华的凝露,在明亮的天光下自有娴静动人的味道。

甜美清纯情公主公园外拍美图

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,两只小白毛中梳着单马尾的翡翠才惊觉起来,摆动着俏皮可爱的发梢迫不及待的晃动脑门叫道:

“郎君来了哩。。”

“我只是想来看看。。没事就好了。。”

随即周淮安拦住曹红药的款款屈身。

“郎君觉得奴此时应该如何,以泪洗面再绝然当场么。。奴奴尚未如此脆弱不堪的。。”

曹红药却是恬静亦然的反问道。

“郎君不是已经教诲过,阿耶是阿耶,我亦是我,总到不能因为自己尚不知晓的事儿,就无端背上相应的干系和疚失不是。。”

“奴本来是阿耶和阿母的女儿,自然要有所报答双亲养育之恩;可如今更是郎君的人,更要为郎君救济苍生的大业计,爱惜此身而绵尽薄力,以致无后顾之虑才是。。”

“能如此深明大义,我就放心了。。”

周淮安亦是松了一口气,然后又不由分说的将其一把揽在怀中轻声道。

“有什么心思千万不要藏着掖着,私底下与我分说一二也好过蹩着。。”

“奴奴省的了。。如今我有的事情可做,倒没有多少闲余去顾虑和愁绪这些东西。。”

红药儿微微一笑道:

“倒是我见得菖蒲儿有事,要问郎君讨个主意呢。”

出来之后,周淮安在廊道里就见到了早已经在等候的小挂件,只见她穿了身鹅黄束腰的曳边小裙,看起来气息清新纯净,仿若是澄澈溪泉之上安然吐绽的初蕾新芽。

“我。。。我。。想向周郎求个恩典。。”

小挂件难得正色行礼恭声道。

“且说来听听。。”

周淮安不明所以的淡然道

“可否让阿姐加入女卫之中听效。。这样也能继续常伴左右了。。”

小挂件有些吞吞吐吐看着他道。

“哦,这又是为什么。。可知道我女卫的标准呼。。要的不是摆设,而是关键之时可以派上用场的本事和技艺。”

周淮安略带惊奇道。

“其实阿姐她亦是有所家门渊源,自小操习过弓马和斗剑的技艺。。只是为我所累,今年才落得这幅境地的”

小挂件犹豫了下才绞着手指继续道

“菖蒲儿,那老实说来,她究竟是如何来历,我终究是不可能长期放一个不安定因素在身边的。。”

周淮安亦是正色道。毕竟,随着后宅的门禁森严之后,这些关系人等总要有一个解决方案的。

“其实阿姐她乃是左神武统军,张司徒所出,也算是名门之后了。。张司徒亡故后才寄养在我家中。。”

小挂件说到这里有些揣揣的看了眼周淮安的脸色;虽然这么做有些对不住,但她终究还是不想与阿姐就此分别的。

“这又是那个张司徒啊?手中可曾沾过我义军的血呼。。”

周淮安不以为然的摇头道。

“张司徒早年一直在河西征讨胡虏,归朝之后也一直居于京中。。”

小挂件连忙摇头道。

“难道是那位统领河西十一州归义军的义潮公。。”

听到这里,周淮安突然心中灵机一动,不由吃了一惊道。

“正是如此。。原来周郎也晓得。。”

小挂件顿然吁了口气点点头道。

原来,那只平时看起来脑子有点问题的骷髅精,居然是历史上那个驱逐吐蕃,收复河西的前归义军节度使张义潮的女儿;还是他主动入朝为质之后,取宗室女所生下来的女儿。

因为成年的儿子都留在了西北,就把养在身边的她当作儿子来教授武艺等,以为一时的慰藉和解闷;所以在京的门第当中颇有些异类的名声。

直到十多年前张义潮病逝在长安,而乃母也抑郁而去。才转托于近支宗室门下以为收养,正逢家中的小挂件出生未久,因此才有了这番情同姐妹一起长大的情义。

在这其中,又有大唐朝廷持续打压和限制归义军,令其逐渐衰亡的一番故事了。可以说在同时代诸多风云人物当中,张义潮是屈指可数没有污点和黑历史的民族英雄典范。

如今的归义军节度使正是张义潮的侄儿张淮深,但是大唐朝廷始终不肯授予其正式的旌节和印信;反而在归义军名下的凉州故地,别设凉州节度使调遣天平军驻守以为牵制;以至今已经是第三任了。

而后又扩大天雄军和凉州节度使的辖区,不断削夺归义军名下的河西陇右十一州,只余名不正言不顺的瓜沙五州,彻底断绝了其迁移内地的打算。

正所谓是真正心怀故国的忠义之士倍受防患和压制,逐步走向衰亡。而始终桀骜不驯而挑战朝廷权威的河朔藩镇,但是世世代代受到朝廷的安抚和优容,这就是晚唐积重难缓的现状。

再过几年就是张淮深满门被杀的归义军内乱事件。然后伴随着唐人势力的归义军衰亡,甘州回鹘和西州回鹘乘机崛起,绿教得以越过葱岭而传播到內西域的传统安西四镇境内,开始生根发芽的一系列连锁反应。

直到百年之后最后一个信仰佛教政权于阗国,在绿教信仰面前的终结和屈服。而归义军最终灭亡于西夏李元昊之手。可以说,近代中国在西北地区持续下来的宗教民族问题,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个关键节点所衍生出来。

以至于归义军政权作为唐代的一个边远藩镇,在五代、宋初却被认为是“外邦”,新旧《五代史》将其附于《吐蕃传》,《宋史》则编入《外国传》,《宋会要》更将其列为“蕃夷”;

这么个从始至终都奉中原政权为正朔的唐人政权,却被中原王朝所遗弃,怎能不叫人痛心。

当然,对于我对外战争胜率历朝历代第一的煌煌大宋而言;自古以来的交趾都独立出去,小半个关内连同河西陇右都被党项窃据,而要称兄弟之国年年交岁币的情况下,残余西北一隅的归义军又算的了什么。

话说回来,虽然目前对于西北方面还有些鞭长莫及;但日后若是有机会遇上了,周淮安还想着如何扶持对方一把呢;显然这只骷髅精就是一个最好的契机和由头了。

“既然是之人所敬仰的张司徒后人,那就完没有问题了。。”

想到这里周淮安不由和颜悦色的对着她道:

“张司徒奋起胡尘,驱除鞑虏、光复华夏的一番功业,就算是我辈身在域外也是有所耳闻和敬佩不已的。。想必作为他的后人,也不会背信弃义的辱没门第才是。。”

然后周淮安又接着道

“区区女卫算的了什么,未免是太过屈才了;若是有心的话可以让人教授兵法、军略,以后独领一部女兵也未尝不可,我太平军治下既然有所女官、女兵,也不少一个女将(吉祥物)了。。”

“真是太好了。。阿姐一定会欢喜不已的。。”

小挂件这才一把扑上身来,像是个树袋熊一般挂在了周淮安身上娇呢道。

——我是分割线——

而在西川境内,程度北面的汉州,

“什么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怎么就把人交出去。。”

刚刚引兵归来的高仁厚却是大惊失色喊道

“乃是圣主的意思。。”

满脸无奈的学士张浚宽声道。

“圣主?圣主怎么会做出这种决断。。难道不是身边有人教唆和蛊惑么。。”

高仁厚痛心疾首的继续喊道。

“此乃是学士郑谷的建言而众所皆赞,可谓以区区一罪人之身,换回行在的满朝文武及其眷属,还是有所。。”

张俊继续对他解释道

“竖子误国!!!,事情万万不是这么看待的啊。”

一贯仁厚待人的高仁厚,在这时却是气的须发都要站立起来了。

“田氏虽然裹挟满城军民,但他总道不是名正言顺的西川节帅,只要假以时日围困下来,内外离心再晓以大义,也不过冢中枯骨待毙使然。。”

“可是陈敬瑄此撩就大不同了。他在西川任上经营有年,虽无治理之略,却素有谨慎小心,善于抚慰下属之能;此番得以放归成都,乱党即得其人,又得其名,只怕是讨逆定难的大业要多事了。。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而张浚也只能脸上赫然而诺诺不再出声,毕竟作为身在其中有所厉害干系的当事人;在这个交换人手的决定当中,他也多少参与了帮腔和造势之举。